产品中心

nba直播续航一千公里电动车遭中科院院士炮轰 “

发布时间:2021-04-14 10:37

  2021年,如果电动汽车的续航还停留在数百公里对于汽车企业来说或许是一件很没有面子的事情。

  2021年伊始,蔚来汽车在NIO DAY上公布了1000公里续航版车型,采用固态电池技术,计划2022年年底量产。接着由上汽和阿里联合打造的智己汽车也称其打造的搭载“掺硅补锂电芯”的1000公里续航电动汽车打算年底交付。广汽埃安也在1月15日发布海报称,其搭载石墨烯基超级快充电池的车型8分钟可充满80%,搭载相关电池的车辆NEDC续航里程可达1000公里。

  值得一提的是,蔚来和广汽埃安在发布续航1000公里车型的相关信息后,资本市场展现出了对两家企业极大的兴趣,蔚来和广汽集团市值在消息发布后飙涨。但与此同时,1000公里续航的“噱头”也引起了业内的质疑。

  1月16日,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副理事长欧阳明高在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线)的演讲中公开“炮轰”所谓的1000公里续航车型,“如果有人说,他的电动车既能跑1000公里,又能几分钟充完电,而且还特别的安全、成本还非常低,大家不用相信,因为这在目前是不可能同时达到的,这方面近年来没有大的突破。”

  对此,广汽埃安和宁德时代纷纷“对号入座”。广汽埃安总经理古惠南表示,欧阳明高的话,大家要注意,不要理解偏了。他说又要这个又要那个,还要便宜,这肯定做不到。8分钟快充也不光是电池的问题,也跟充电桩有关。不要把技术问题和推广运营的问题混为一谈。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则提到,宁德时代的BEV电池包可以实现超过1000公里续航、10分钟快充充电、16年200万公里的使用寿命,基本可以解决消费者的里程焦虑、充电焦虑和寿命焦虑。

  那么电动汽车续航达到1000公里且实现快充究竟是车企为得到资本市场关注而讲的故事,还是这些在现阶段或者短时间内均能够达到呢?各路汽车领域专家以及资深工程师纷纷对《道哥说车》编辑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不具名汽车工程师表示,如果电动汽车续航达到1000公里且实现快充的技术是可行的,中国的电容量恐怕并不够。甚至有汽车工程师称,这完全是为得到资本市场关注,是对股价的炒作。不过某知名高校汽车系教授表示,“电动汽车续航达到1000公里且实现快充”这种“吹牛”大方向是对的,只是如何用更合理的方式去实现以及什么时候实现是有待考量的。

  “以后电动车充电,需要像汽车限行一样,按车牌规定只能在几点到几点充电,否则电容量都不够”。某汽车工程师对《道哥说车》如是说道。

  想象一下,若电动汽车也需要限号,那么对于消费者而言,电动汽车的优势还有那么明显吗?可是这却可能伴随高续航、几分钟快充的电动汽车落地成为现实。

  某汽车工程师表示,如果中国汽车保有量的百分之二三十都是电动汽车且电池都是快充电池的话,中国的电网根本就没有办法承受充电峰值带来的压力。而且电网扩容极为复杂,目前许多线路已经是超高压输电了,输电电压不可能再高,还有技术瓶颈。如果某一天电池技术突破到可以快速充电,电动汽车保有量也达到一定的规模,电动汽车限时充电是必然的,就像现在大城市限行一样。

  据中汽协数据,2020年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为136.6万辆和136.7万辆,同比增长7.5%和10.9%。纯电动汽车更是明显变好,可想而知,纯电动汽车的保有量正在快速增长。而一旦广汽埃安等企业的快充技术推广开来,上述汽车工程师语中的“电动汽车限行”时代也就不远了。

  除此之外,这种几分钟快充长续航里程车型的充电推广也面临着不小的挑战,不具名汽车工程师向《道哥说车》解释,假如续航1000公里的电动汽车搭载的电池容量是150kwh,那么80%就是120kwh,8分钟在能量不损失的情况下充满,那充电桩每小时要充900kw。这就意味着,一个充电桩就要配一台1250KVA的变压器,相当于半个购物中心的变压器。该工程师也提出了这种技术在推广上的难度:“提升的基础使用费谁承担,更麻烦的是密密麻麻的2、3类变电站建在哪里?寸土寸金的城市,这些变电站比别墅还贵”。

  在上述背景下,广汽埃安总经理古惠南的另一种说法就值得玩味了。日前,古惠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欧阳明高对1000公里续航的质疑时表示,“欧阳院士的意思是又要快充、又要续航长、还要便宜不现实,我也会说不现实。1000公里的电池能便宜吗?这不可能的,我也做不出来”。接着古惠南进一步表示,广汽埃安今年1000公里的车肯定要出来,快充也肯定要出来,8分钟充满1000公里理论上是可以的,电池能承受,但是要解决配套充电桩的问题。

  除了配套推广问题,动力电池技术是否能承载1000公里的续航和快充也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古惠南眼中1000公里续航不便宜的电池也在被质疑。

  按照广汽埃安海报的说法,全新的动力电池科技石墨烯基超级快充电池可在8分钟充满80%,让充电像加油一样便捷;同时硅负极电池让电动车NEDC续航达1000公里。而这种很厉害的石墨烯基电池是鹏辉能源与广汽研究院合作开发的产品。对此,某汽车工程师对《道哥说车》直言:“石墨烯电池比固态电池更难产业化。”

  更有电池工程师指出:这不是石墨烯电池,只是应用纳米级石墨来导电,所谓的石墨烯电池就是加了纳米石墨的锂离子电池。严格意义的石墨烯是单层原子且没有其他原子。放宽一点,那是十层以内的才有一定的石墨烯性能。化学方法制备的都是几百层原子的,而且带有很多杂原子,因此只能是纳米石墨。

  汽车电动化趋势已经不可逆转,我们更多要讨论的是“如何电动化”。某知名高校汽车系教授对《道哥说车》如是说道。在他看来,汽车变电车,社会配套设施肯定要改变。发电比炼油环保,电动汽车的社会配套难题是工程和资本方面的难题,不存在“科学问题”,不是难以逾越的困难。但现在是,各家吹牛的方案不能代表交通能源电动化的解决方案。尽管吹牛人的大方向是对的,只是如何用更合理的方式去实现以及什么时候实现是有待考量的。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吉利汽车研究院院长胡峥楠也曾在朋友圈对研发领域“”的行为进行暗讽,“2020已经够艰难了,2021又开始流行技术期货真香,搞研发似乎越来越容易了,只要有个实验室样件(甚至还没有),PPT一发布就世界领先中国第一了,资本也趋之若鹜。行业充满了浓浓的肥皂泡味,是福是祸。做技术还是请尊重牛顿定律和发展规律,否则让世界笑话。”

  事实上,“技术期货”对于汽车企业的“诱惑”实在太大了。1月9日晚的NIO DAY上,蔚来汽车公布了1000公里续航版车型,采用固态电池技术,计划2022年年底量产。接着,1月11日,蔚来股价上涨6.42%,创下历史新高,盘中市值一度突破1000亿美元。可见一项“新技术”对于蔚来这样的企业市值有多强的带动性。不止蔚来,在广汽埃安“8分钟快充续航1000公里”的海报发出后,广汽集团股价拉升至涨停,截至收盘,该股报收12.52元,全日成交10.2亿元。广汽集团港股尾盘也大幅拉升,涨幅一度超20%,收于9.38港元。

  不过对于“技术期货”上市公司还是要特别小心的。不具名汽车分析师对《道哥说车》编辑表示,如果通过误导对股民“割韭菜”是构成信息披露违规的,是要罚款的。有趣的是,蔚来股价在1月13日后连续两天大幅度下滑,1月15日下滑甚至超过7%。再跌下去,蔚来恐怕免不了受到纽交所盘问。

  在碳中和的目标下,电动汽车已经成为了汽车行业发展的必然趋势,可急于将“技术期货”公之于众又是否正确呢?我们愿意看到自主品牌车企真正领先于世界,在电动化革命中实现“弯道超车”,可这一切不是应该建立在“稳扎稳打”的基础上吗?